第03:运河风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 返回首页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梨花落后清明

  ○ 姜晓燕

  淡烟疏雨清明日。回老家扫墓,我遇见了老同学阿敏。她没带伞,在细雨里走着。我举着伞,迎上去,罩住她。我问她为什么不带伞。她说:“我喜欢淋雨。”半湿的头发粘在她的脸颊和脖子上,发端滴落下颗颗水珠,辫子上别着一朵线钩的小白花。

  回村时,听人说起她的母亲在年前过世了。我的胸口一阵疼,她曾经跟我说:“等我的母亲过世了,我就真的一个人了。”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,只默默地跟着她走。她从小就走路飞快,我常常要小跑才能跟上。

  读中学二年级时,学校组织我们“学雷锋”,上街大扫除。我和她一组,负责扫地。我们握着比个头还高的竹丝扫帚,尘土飞扬。这时,班主任匆匆跑来,对我说:“你爸爸刚才来找你,说你爷爷快不行了,让你快回去。”我一下子木住了,悲伤顷刻间涌上心头。

  阿敏把我手中的扫帚拿走,交给班主任,拉着我的手就往我家赶。她走得很快,我被她带得脚下生风。我们走得汗流浃背,到了家,直奔爷爷的房间。

  爷爷的房间里站满了人,我一步步退后,被恐惧紧紧包裹,她却在我身后重重地推了一把,攥着我的手往前钻。

  我站在爷爷的床前。他的眼眶和双颊深深地凹陷了下去,瘦弱得像一片枯叶。他的目光在找着什么,似乎找到了,张开嘴要说话。我凑到他耳边,呼唤:“爷爷,爷爷,你要说什么?”爷爷声音微弱地喊着“妈妈——妈妈——”慢慢闭上了眼睛。想到将永远见不到爷爷的面,得不到他的爱抚了,我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阿敏上前来,抱住我,轻拍着我的双肩。我靠在她的肩膀上,止不住地流泪:“爷爷,不要走啊!不要走啊!真的不要走啊——”等我停歇下来,她对我说:“不要担心,还会重逢的。”

  经过这次,我俩的关系更亲密了。

  晚自习结束,我看到她走路回家,骑着自行车到她身边停下,问她自行车呢。她说被偷了。我拍了拍后座,说“我带你回家”。她没推辞,直接跳上来,用手抓着车的后座,轻轻地说:“行了,我们走吧。”

  她住在另一个村,家门口有一株梨树。正好是春天,梨花开了,像天上飘落的一朵云。我看到她家的大门上贴着黄纸,又注意到她辫子上线钩的小白花。我木在了那儿,想说点什么,却开不了口。

  她从后座上跳下来,跟我说:“谢谢。”我怯怯地问:“你家谁过世了?”她语气平静:“我爸。”我惊觉:“你怎么没告诉我?那你和你妈以后怎么办?”她说:“还好啦。”

  我把自行车停好,像当初她抱我一样地紧紧抱住她:“别骗我,想哭就哭出来吧。”她说:“眼泪差不多流完了。现在,我最害怕的是忘记爸爸的模样,每天晚上,都要温习好几遍才入睡,希望能在梦中见到我爸,可是我从来没有梦见过他。”

  “你爸在天上,可能有事情要忙。他一定会来梦中看你的。”说完,我扔下自行车就跑了,“这车留给你用吧——”

  初中毕业后,我们各奔天涯,平时很少联系,回村却总能遇见。就像这次。

  “你过得好吗?”话一出口,我就后悔了。

  “还好啦。”

  “听说,你妈妈走了。”

  “嗯。走了,也好,就没有那么多伤痛了。”

  “我只想陪你说说话,你不孤单,我也就不孤单了。”我还是想把伞撑向她。

  “前几天,回家去,看到家门口的梨花开了。站在盛开的梨树下,我还是流泪了。人生过半,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别离,但看到梨花重开,还是泪流满面。每一个我们在乎的生命的消逝,都会带走我们身体里的某个部分。要接受,真的很难。”她继续走在雨中。

  “不要担心,还会重逢的。”我认真地把每个字说好。她忽然笑了笑:“你还记得这句话啊?去路迢迢,终会重逢。”

  “愿清明之雨,洗去伤痕。”我对她说。

  “妈妈现在应该在天上与爸爸重逢了。如果梦中未见,没关系,以后也能千山共路,万水同舟。”说这话时,她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。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喜欢淋雨,那是妈妈在拥抱她。

  “我跟你一起淋雨吧。”我收起了伞。

  清明雨上,一树梨花嫣然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视点
   第03版:运河风
   第04版:运河风
晚霞
梨花落后清明
借取清明寄思亲
父子泪别
今日临平运河风03梨花落后清明 2024-04-03 2 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