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:运河风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 返回首页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父子泪别

  ○ 胡廷煌

  清明前,蒙蒙细雨湿润了天空,湿润了墓地,湿润了我的心。墓旁两株湿漉漉的小柏树叶上凝结了晶莹的水珠,跌落在墓碑上后叶尖又轻轻弹起,如此周而复始着;水珠在墓碑上缓缓滑落,留下一道道水痕……这是父亲的泪,还是我的泪,抑或是我与父亲29年前的泪别?

  1994年9月14日下午,我轻轻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该走了。父亲似有感应,在沉沉的昏睡中突然醒来,艰难地睁开眼睛盯着我,竭尽全力挪动身子想坐起来,却怎么也起不了身。老姐为父亲掖了掖被子,安慰道:“报社工作忙,小弟得回去了,过几天再来看你。”父亲的眼角滑落两行浑浊的泪水,他伸出干枯的手向我无力地挥了挥,断断续续含混不清地说:“走……吧,工作……要紧啊。”

  父亲1950年到亭趾,1977年退休回萧山老家,在供销系统整整工作了28年,人生的一大半职业生涯留给了临平。父亲一直从事会计工作,亭趾供销社、县供销社牧场、县农副产品采购供应站、县特产公司、亭趾供销社、五杭供销社,从基层到公司,又从公司到基层;从农村到镇上,又从镇上到农村,他对频繁的工作调动从未有一句怨言。父亲工作兢兢业业,记账、算账、报账从未出错,是供销社的好当家;父亲还是位热情大方的会计,临平一带基层供销社会计,不少是他一手带出来的……

  父亲认为,好儿女志在四方,因此对子女们个个“狠心”。只有老哥留在萧山,其余3个都在外地成家立业:老姐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淳安任教,后调到海宁成为小学高级教师、长安中心小学副校长;二哥支边去了大兴安岭,后到华东师范大学读书,毕业后担任淮海中学语文教师,又考入解放日报社,成了《解放日报》高级记者、《新闻晚报》副总编;我跟着父亲在临平的足迹,当了18年供销人,后调入余杭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。父亲的4个子女中,2个从事新闻工作,1个从事教育工作,他认为:离开父母,子女失去了依靠,就会自己去努力,去拼搏,去实现人生理想。正因为这样,他认为自己的子女是“出山”的。

  子女长大成家立业了,父亲渐渐老了。1993年10月,父亲患急性肺炎住院半个月,我们轮流陪护,总算平安出院,但医生反复叮嘱:“千万注意,老年人肺炎再发,会有生命危险的!”可防不胜防,次年7月父亲旧病复发,又一次住进医院。这次住院检查,结论是肺癌引发肺炎,且已经晚期;一个月后,医生说父亲油尽灯枯,建议回家静养。

  父亲至死都是清醒的。他似乎觉察到自己在世时间不长了,让我们停了许多药,以减轻负担,他还告诫我们要以工作为重……父亲只有81岁,让他再看看这个世界吧。我暗暗祈祷着。

  该走了,不然赶不上火车,我缓缓站起身。父亲似乎再次感应到了,又一次从昏睡中醒来。他吃力地睁开眼,眼角上泪迹未干又滚落下浑浊的泪水。此时一别总不会是诀别吧?我不禁打了个寒颤,一股寒流袭上心头,一串热泪悄然滑落脸颊。两双泪眼深情地对视着,是临别还是诀别,谁也说不清楚。我一步一回头地缓缓走出房间,父亲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敞开的房门……

  9月16日,仅仅过了2天,父亲平静地走向了另一个世界。父子泪别竟成了诀别,只留给我“工作要紧”一声叮嘱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视点
   第03版:运河风
   第04版:运河风
晚霞
梨花落后清明
借取清明寄思亲
父子泪别
今日临平运河风03父子泪别 2024-04-03 2 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