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:运河风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 返回首页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话说清明

  ○ 徐仲兰

  清明,是儿时期盼的欢快节日。学校组织远足,小伙伴们相约踏青,往往步行9里去超山。一路上,桃红柳绿萦绕农舍,成片黄灿灿的油菜花和绿油油的麦苗生机勃勃。路旁,各色野花赶集似的聚拢来,我们像放飞的小鸟,兴奋不已,贪婪地呼吸着春天的气息。超山有漫山遍野的映山红,我们采撷回一大捧插在瓶子里,给陋室平添几分春意。

  清明“轧蚕花”,是旧时江南水乡独有的民俗文化活动,沿袭千年。有一年清明,我们兄弟姐妹相约去凑热闹,亲眼目睹了轧蚕花的情景。蚕农蜂拥而至,络绎不绝,超山人山人海。蚕妇们身穿黑色棉绸长裙,头上插满绢制的红绿相衬的蚕花。从大明堂登超峰,沿十八个香蕉弯拾阶而上,人群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。一个“轧”字,将轧蚕花体现得淋漓尽致。 

  过清明,塘栖家家户户磨粉做圆子,叫清明果儿。圆子各具特色,名目繁多:青色的、黄色的、米色的;实心无馅的,上面捏个尖笃笃,也有捏成小狗、公鸡等模样;裹馅的,有豆沙馅、笋丝肉末咸菜馅、糯米南瓜馅、马兰头香干馅、芝麻糖心馅等等,五花八门。在木制糕点模子里一摁,小心翼翼将其敲出排列,犹如一件件精致的工艺品。

  做有色圆子,无需添加色素,黄色用老南瓜,自带甜丝丝的南瓜香。青色用棉线头嫩苗,圆子呈粉绿色;用艾青嫩苗,则有股浓郁的艾香味;也有用隔年石灰水炝过的新鲜南瓜叶子,做出的圆子呈深绿色,街上卖的大多是这一种。

  棉线头又名鼠曲草,现在很少见了,为一年生草本植物。清明时节,它会萌生绵绵的白毛细叶,开絮状小黄花。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麴,言其花黄如麴色,又可和米粉食也。鼠耳,言其叶型如鼠身,又有白毛蒙茸似玉。”采摘棉线头,何处既多又嫩,我们小孩子熟门熟路。采来一蓬蓬未开花的棉线头,母亲将其择净清洗后在滚水中一捞,沥干,切细捣糊,加入米粉,再将粉绿色的面团揉捏成圆子。一蒸架热气腾腾油光晶亮的青圆子,弥漫着春天的味道。咬一口,韧得丝丝牵缠,齿颊留香。有儿歌唱道:“棉线头的圆子马兰头的馅,闭起只眼睛吃到那个晚。”此情此景,至今难以忘怀。

  风和日丽,镇子近郊是儿时的乐园。挎个竹篮子,邀上小伙伴,在油菜花田追逐嬉戏;去荒郊田间路边挖野菜:马兰头、荠菜、水芹菜、苋菜、野胡葱、蕨菜、地木耳……野菜,如今竟成了饭店里价格不菲的上乘菜肴。我们的童年是幸福的,能融入大自然的怀抱尽情撒野。

  自从1979年父亲去世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让我有了更深切感受。断魂最是春来时,弹泪过清明。清明,成了一年中重要的日子,一个泪涟涟的日子。缅怀平凡而伟大的父亲,重温父亲教诲,唤醒家族共同记忆,传承家教门风。

  一路走来,几位至亲陆续离我而去。清明时节,我愈加思念亲人,仿佛他们的音容笑貌犹在,往事历历在目。于是每年我早早地与家人议定扫墓的时间,一起祭奠。

  清明扫墓,借机相聚共餐,传递亲情,切莫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歉疚。过清明,是传承,是弘扬中华传统美德。

  年年清明,今又清明。清明,是欢乐的日子,是沉重的日子;是思念的日子,怀旧的日子,更是感恩的日子,珍惜的日子……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视点
   第03版:运河风
   第04版:运河风
清明古韵中的缅怀与生机
话说清明
清明读书正当时
清明螺蛳味真赞
今日临平运河风04话说清明 2024-04-03 2 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