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:运河风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 返回首页| 版面概览 | 版面导航| 标题导航       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清明螺蛳味真赞

  ○ 萧余

  老朋友聚餐,请我点菜,我东看来西看去举棋不定,突然一盘螺蛳映入眼帘,惊喜之中俯身一看:螺蛳小龙虾,138元/份;清炒螺蛳38元/份!嘿,寻常百姓餐桌上的螺蛳,如今堂而皇之走进宾馆酒店大雅之堂;寻常河港里随处可见的螺蛳,如今身价倍增,价格不菲。

  在物资匮乏的年月,吃螺蛳不分季节,也不分壮弱肥瘦。小时候没有菜吃时,到街上螺蛳摊头买2分钱一碗的螺蛳,放在脸盆里浸上一夜漾清,第二天剪去螺蛳屁股,由母亲烹制。不管是清蒸螺蛳还是酱爆螺蛳,我们四个孩子你抢我夺,一息工夫就碗底朝天。母亲说,螺蛳是营养丰富的荤菜,被誉为“甏里肉”。当知青时没有菜吃,就拿着脸盆荡到河埠头,踩在水中俯下身,在河坎石壁或河埠石壁舀上十来回螺蛳,一天的菜就解决了。一天,一位文友来白相,我俩一碗螺蛳半斤“枪毙烧”,吃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。农民见状啧啧称羡:“烧酒咪咪,螺蛳嗍嗍,神仙生活啊!”

  参加工作后,吃的是食堂饭。食堂里难得有螺蛳,且大多是5分钱一碗的清蒸螺蛳,但因为吃螺蛳太费时间,所以我很少品尝。结婚生女后自开伙仓,但工作家务缠身,整天忙得不可开交,我哪有买螺蛳、漾螺蛳、剪螺蛳、烧螺蛳、吃螺蛳的时间,只有难得空闲尝尝螺蛳鲜味。即便很少吃螺蛳,我对螺蛳也是一往情深。

  清明螺,赛肥鹅。朋友老孙对美食颇有研究,而且有一手好厨艺。清明节,他请我吃螺蛳。端出一小盆漾得煞煞清爽剪去屁股的青壳螺蛳,他说:“咖色螺蛳壳松,剪屁股喷松,味道一般;青壳螺蛳壳亦松,剪屁股也不费力,味道顶好;白屁股的石螺蛳壳硬,剪屁股费力,螺蛳肉瘦且硬韧,味道最次。清明时节的螺蛳最壮,呒有小螺蛳,味道交乖好。”说完他拿出一块小林黄姜,去皮切成丝,在锅中倒入菜油熬熟,放上姜丝沸一下;然后“嚓”的一声倒入螺蛳,“嚓啦啦、嚓啦啦”翻炒几下,淋上会稽山黄酒,放入甜面酱,撒上少许食盐和糖,再“嚓啦啦、嚓啦啦”翻炒几下盖上锅盖;两三分钟后,待锅中卤水似干非干时,装盘撒上葱花,一盘酱爆螺蛳就完工了。

  挂满酱汁的青青螺蛳静静躺在盘中,滴绿的葱花在酱色的螺蛳中格外夺目,淡淡的乳白色热气袅袅升腾,简直美不胜收;螺蛳的鲜香与浓浓的酱香相互缠绕,夹带着油香、酒香、姜香扑面而来,不由得让人垂涎欲滴;搛一颗螺蛳入口,螺蛳的鲜味融合着油、姜、酒、酱味一起袭来,满口美味;轻轻一嗍,一粒青褐色螺蛳肉跳上舌尖,鲜美激得味蕾兴奋不已;轻轻一嚼,鲜嫩滑爽的螺蛳肉在齿间缠绕,鲜香滋味在舌尖共舞,那个味道赞得来无法比拟。

  一路行来,我吃过各式各样的螺蛳,唯独老孙,不仅让我增长了螺蛳知识,还让我品尝了最赞的清明螺蛳滋味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视点
   第03版:运河风
   第04版:运河风
清明古韵中的缅怀与生机
话说清明
清明读书正当时
清明螺蛳味真赞
今日临平运河风04清明螺蛳味真赞 2024-04-03 2 2024年04月03日 星期三